位置: > 虎牌娱乐 >

虎牌娱乐

公司新闻

虎牌控股陷入互保危机 艰难自救

  • 发布时间:2019-07-11 16:04 来源:admin

  虞成华决心快速推进企业的重组。因为他明白,虎牌控股旗下各子公司已经苦苦支撑了八九个月的时间,一旦支撑不住,工厂停产,人才流失,那么重组也就失去了意义。

  3月26日,虎牌控股陷入互保危机,被华夏银行抽贷4000万元之后,虞成华马上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立即开始了自救之路。

  3月30日夜间,虞成华邀请了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华夏银行、恒丰银行等合作银行负责人,与他们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向他们通报了虎牌控股的经营、资产情况,并恳请银行给予支持,不要抽贷。各家银行也认为,虎牌是一家专注于制造业的企业,而且产品科技含量和市场前景看好,纷纷表态给予支持。

  然而,由于受银行风险控制机制的诸多限制,受互保单位问题牵连的银行已明确表示不愿再继续提供贷款。他们告知虞成华,除非有政府出面协调沟通,支行、分行可以向省行、总行申请,才能给予特殊处理。

  而更令虎牌感到艰难的是,从4月14日起,虎牌又进入一个银行还贷高峰期,共有19笔、共计2.2亿元的贷款陆续要还。如果不能尽快处理好这个问题,势必造成虎牌控股的银行贷款只还不贷,资金链断裂。

  在此情况下,虎牌控股立即向杭州市拱墅区区委、区政府递交了《关于虎牌控股集团遭遇担保危机的情况报告》。《报告》介绍了目前虎牌控股的概况,并从“企业资产及负债情况”、“收购宏发意欲做精做强,不料各种原因造成资金链紧张”、“股东高管想尽办法,企业融资仍举步维艰”、“遭遇担保危机,企业雪上加霜”等四方面说明了虎牌控股陷入危机的过程和情况,并恳请区委、区政府在这危难关头能够出面协调,给予支持和帮助。

  虎牌控股的呼吁引起了拱墅区政府的重视。4月6日下午,拱墅区政府召开了关于虎牌控股集团银企座谈会。拱墅区政府办公室、拱墅区发改局、上塘街道,以及工行、农行、建行、交行等11家虎牌控股的合作银行参加了会议。新世管道、浙江正邦水电、浙江荣事集团、浙江幸福机电等6家虎牌控股的互保企业也出席了会议。

  在这个会议上,虞成华除了向与会者介绍企业情况,称企业正想方设法通过合法途径多渠道筹集资金外,还首次提出了企业“瘦身强体”的计划,打算出让旗下两家企业的股权,与某国有上市公司的洽谈工作正在顺利推进。

  “如能得到相应的信贷支持,企业有能力、有信心尽快走出困境,实现新一轮的健康持续发展。”虞成华说。

  拱墅区政府负责人在会议上指出,虎牌控股目前遭遇的资金紧张是暂时的困难,是发展中的困难,在各方共同努力支持下,这种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和解决的。会议感谢各家银行一直以来对拱墅区及区内企业发展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并希望各家银行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真实全面地评价企业,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携手共克当前困难。

  同时,拱墅区政府也承诺将继续加大跟踪服务力度,为银企沟通搭建平台,为虎牌控股解决实际困难,推动银企共同发展。

  在这次协调会上,银行方面均表示会珍惜银企之间长期形成、来之不易的信任关系,并将全力与上级金融机构沟通衔接,协调加快信贷审批手续。

  “银行方面表态归表态,但在行动上并没有表现。”虞成华说,拱墅区政府的协调会开过之后,银行方面的收贷力度并没有减小。

  然而,拱墅区政府部门的领导并没有放弃对虎牌控股的救助。4月9日,拱墅区发改局领导带领虞成华等人走访了华夏银行等债权银行,了解银行的态度,阐明政府立场;4月28日,拱墅区政府再次发函给虎牌集团的债权银行,提出化解困难的意见征询,并附上《虎牌控股集团及其控制企业债务危机化解方案(征求意见稿)》。对于这一方案,各债权银行迅速回复并基本认可,提出了完善意见。

  与此同时,拱墅区政府部门还在争取更高行政层级的支持,向上级对口部门汇报情况。4月17日,杭州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致电拱墅区政府,表示要支持虎牌集团这类真正意义上的实体经济企业,并表示会会同人民银行和银监局等部门,协助做好虎牌集团的银企对接工作。而虎牌控股也于4月16日向杭州市政府提交了《关于虎牌控股集团遭遇信贷危机的紧急报告》,请求市委市政府对目前公司的困难给予高度关注和扶持。

  5月31日,拱墅区委书记许明率领区发改局等相关职能部门,陪同虞成华前往深圳,与正威国际集团洽谈虎牌控股的重组事项,并很快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如果公司倒下了,损失的不仅仅是上百亿元的营业收入,近4000名员工的集体失业,所有银行贷款变成坏账,还直接影响10多家互保企业,进而延伸到二、三级互保单位上百家实体企业,直接影响经营收入达300亿元。”虞成华如此设想虎牌破产造成的损失。

  他决心快速推进企业的重组。因为他明白,虎牌控股旗下各子公司已经苦苦支撑了八九个月的时间,一旦支撑不住,工厂停产,人才流失,那么再重组也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虎牌重组成功,我们将邀请专业团队管理,全面提升管理水平,优化虎牌的股权结构,实现年营业收入超100亿元,净利润达3亿元,上缴税收1亿元左右。”虞成华说,这个数字并非空穴来风:2011年,虎牌控股集团实现营业收入58亿元,上缴税费1.7亿元——这完全可以作为参考数字。

  7月2日,虞成华向拱墅区政府提交了《关于虎牌控股集团重组的请求及承诺》,请求浙江省各级政府给予拯救虎牌的机会。这份文件显示,虎牌控股的主要诉求是:收贷未放的各个银行尽快完成放贷工作,并且不改变担保的方式和条件;所有签约债权银行按照最高授信敞口余额为目标,予以全额释放,以2013年6月30日为截止日,签约债权银行不收贷压贷,确保正常授信周转;撤诉浙商银行对虎牌控股的诉讼,其他贷款已逾期的银行在虎牌重组期间不起诉;政府尽快成立重组虎牌领导小组,并且给予虎牌重组的各项优惠政策,最好给予适当的应急资金或借款。

  此外,虎牌控股还请求沈半路上的虎牌大酒店用地变更为商业用地,以利于银行融资;请求政府出面协调解决两家与西门子(微博)合资公司的股权质押问题。

  首先,为了保障银行的利益,上述贷款放贷后,首先确保及时将各家银行到期的贷款归还,把银行的“先还后贷”工作衔接好,同时自觉接受银行对信贷资金使用的监管;其次,虎牌控股成立由执行董事长徐灵明为组长的民间借贷款项处置小组,按有关政策法律规定,重新约定归还时限和利息,并签订新的协议,由相关股东签字个人担保,保证绝不动用银行贷款归还民间借款。第三,最低以零资产转让虎牌集团所有股权;最后,集团经营班子成立了以总裁马斌斌为首的三人小组对资金进行管控,建立资金调度会制度,明确资金支付首签、会签、终签的职责。在资金使用计划上,首先保证银行还贷,优先保障子公司合同履约,确保正常的生产经营。

  在虎牌控股的计划中,首先寻求的是协议重组,若协议重组不能成功,退而求其次寻求司法重组;如果司法重组再不成功,最后的选择才是司法破产。

  从今年4月到7月,先后有山东电力、鲁能集团、杭钢集团、杭州广宇等全国知名的企业以及马来西亚某著名投行机构表达了重组虎牌控股的意向。不过,最新的动向表明,总部位于深圳的正威国际集团成为虎牌控股重组的首选。

  “虎牌重组目前取得了重大进展,最新的重组方是深圳的正威国际集团。”7月18日,虎牌集团常务副总经理林仕国在虎牌集团内部关于公司重组进程的一个说明会上,向各分子公司的负责人这样介绍说。

  也正是在这个会上,虎牌控股成立了以虞成华为组长的20多人的公司重组小组,小组包括集团高层管理人员和各分子公司的负责人。这表明,虎牌控股重组已经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据林仕国介绍,7月17日,浙江省金融办主任丁敏哲召集虎牌集团、浙江省银监局、浙江省经信委、浙商银行、浦发银行、拱墅区政府等部门负责人以及重组方正威国际集团的负责人,在拱墅区政府召开了一次重组协调会。

  在这次协调会上,丁敏哲要求各级政府部门积极配合,尽快推进虎牌集团的重组工作;要求相关银行必须与企业共渡难关,不得随意抽贷;要求相关政府部门协同司法部门,对所有有关虎牌集团的诉讼进行统一管理。同时,由重组方正威国际集团出资1亿元作为转贷资金,以应对正在到来的银行收贷期,而相关政府部门和银行必须对这笔资金进行统一管控,不得挪作他用。

  作为虎牌集团的主办银行,浦发银行的代表对虎牌的重组工作表示乐观,并表示“只要重组开始,银行就要抱成一团,支持重组。”

  据《浙商》记者了解,正威国际集团于1997年在香港注册成立,1998年生产基地迁往深圳。历经15年的发展,成为一家以有色金属、半导体两大行业完整产业链为主导的集团型跨国公司,2011年销售额达到1200亿元,跻身世界500强行列。

  据林仕国介绍,正威国际集团提出的重组策略包括:将50万吨的铜加工产业项目落户到杭州;在杭州打造西门子高新技术产业园;将位于深圳的公司总部迁到杭州。为此,正威国际方面希望杭州市能够为其提供一块工业用地,以将虎牌控股旗下零散的产业集中到一起,以便于管理。

  由此可见,正威国际集团重组虎牌控股,仅是其长三角战略部署的一块“敲门砖”。

  拱墅区政府对此表示欢迎,区政府领导朱建明希望能够借虎牌的重组,“救一个老企业,引进一个新的企业,创建一个新的产业园”。

  对于重组,虎牌集团提出了“三个确保”的要求:一是确保“虎牌”品牌能发扬光大,得以生存并可持续发展;二是确保给员工一个安稳的工作岗位;三是确保所有的债权人的损失降到最低。

  从行业上来说,正威国际集团是虎牌集团的上游企业。林仕国对《浙商》记者说:“两家公司是合作企业,高层领导有着一定的感情基础,而且同属民营企业,这些特点都会大大加快重组的步伐,这也是我们选择正威国际作为重组方的原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