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虎牌娱乐 >

虎牌娱乐

公司新闻

虎牌收购宏发能源陷入困局 不得不断臂求生

  • 发布时间:2019-07-10 01:48 来源:admin

  正是收购宏发能源,使得虎牌陷入了困局。在银根收紧的大背景下,虎牌只得勒紧腰带过日子,一笔一笔地将贷款还上。直到2012年3月,艰难日子将要到头的时候,互保危机爆发,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虎牌,这家有着60多年的品牌历史,年营收达到58亿元,位列中国民营500强第200多位的优质浙江民企,是如何陷入这一场危机,并不得不断臂求生,进行重组的呢?

  2010年下半年,根据相关政策要求,浙江省电力公司必须将旗下的三产企业——浙江宏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宏发能源”)进行剥离。

  消息一出,立即引来了许多竞购者。2010年8月,当虎牌控股集团董事长(下称“虎牌控股”)虞成华得知这一消息后,就组织人马,着手预备收购事项。不过,当虞成华得知竟然有11家企业参与宏发能源的竞购时,他还是吃了一惊。

  “这些企业对宏发能源都有强烈的兴趣,其中不乏资本运作的老手。”虞成华回忆说。不过,在衡量了参与竞购企业的资质、所处行业、实力等方面后,有5、6家企业被提前淘汰。但最终剩余的几家对手与虎牌一样,表现出了不舍不弃的坚决和诚意。

  2010年11月25日,宏发能源在上海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第二天一大早,虞成华和他的副手——虎牌控股集团副总经理沈新华来到了产交所交易处,开始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竞购:这次竞购若能成功,将是国内输配电行业最大的收购案例。

  竞购采取封闭式操作,虎牌控股方面只有虞成华和沈新华能够进入现场。竞价开始。“我记得每次加价是300万元。”虞成华回忆说,与看不见的对手一路竞价,就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心情很是复杂。

  不过,虞成华志在必得,结果也如其所愿。“说来也巧,我们当时最大竞争对手的企业负责人正好出国。或许正是因此,我们在收购价上拥有更大的主动权。”虞成华称,在这次并购中,虎牌控股“险胜”对手。

  虎牌控股最终出的价格是7.98亿元,购得的是宏发能源100%的股权。竞购结束后,虞、沈二人击掌相庆。一次还不够,他们击掌了两次。用力之大,震得两人手心都发麻。

  宏发能源总资产21.33亿元,净资产7.98亿元,虎牌控股以7.98亿元的价格竞得宏发能源,可以说没有便宜一分钱。那么,虞成华为何如此中意于宏发能源,以至于不惜如此巨大的代价来获得它?

  原因只有一个:宏发能源是块优质资产,而且完全与虎牌控股转型升级的战略相吻合。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宏发能源在虎牌控股所处的输配电行业中有着重量级的投资项目:宏发能源先后与德国西门子(微博)集团合资成立了西门子(杭州)高压开关有限公司、杭州德特高压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控股了中国第二大电力绝缘子制造商浙江泰仑绝缘子有限公司。此外,宏发能源还参与投资了浙江富兴海运有限公司、杭州浙电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浙江丰源发电有限公司、浙江舟山岑港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

  宏发能源拥有西门子(杭州)高压开关有限公司39%的股权,该公司是德国西门子在中国的核心制造企业。其主要产品3.5—550千伏的高压开关和高压隔离闸刀,是目前国内同类产品中最为先进、市场占有率最高,也是全国用户最为认可的产品,技术水平均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在中国输配电设备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虎牌控股参与收购时的2010年,该公司净利润达到了8000多万元。

  而杭州德特高压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是由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与宏发能源共同出资组建的,宏发能源拥有49%股权,该公司专为西门子全球工厂生产110KW以上高压断路器、高压隔离开关、操作机构等产品配套。

  作为特殊的绝缘控件,绝缘子能在架空输电线路中起到重要作用。绝缘子是电力系统高压输电线路中使用数量较大的绝缘器材,目前主要应用于国家电网(微博)、南方电网等电网运营企业的交、直流高压输电网络,同时还被大量应用于大型电气化运输工具接触网的输电线条生产线生产。泰仑作为国内第二大绝缘子制造商,拥有两条流水线亿多元,是国内大型电网运营企业高压线路绝缘子的主要供应商。

  在虞成华看来,宏发能源旗下的这三家企业,给虎牌控股带来的不仅仅是产品上的突破,更是产业链的拓展。

  经过60多年的发展,虎牌控股已打造了电器元件、电气成套、电线电缆、铜产品加工、用电服务等支柱产业,形成输配电行业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而在虎牌控股的战略中,以“电”为核心概念,向机电一体化领域前进,涵盖了整个产业的上下游,是其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以前虎牌控股的产品主要是中低压电器,收购宏发能源后,虎牌控股将借机在高压、超高压、特高压产品上有所作为,以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的战略。”虞成华说,宏发能源所投资的企业在产品技术、市场等方面都具有较大的优势,正好符合虎牌的发展需求。

  然而,正是这一次从产业角度无论怎么看都完美无缺的并购,将虎牌拖入了深渊。

  对于这一点,虞成华似乎早有预感。“这次收购金额确实很大,在未来的短时间内,如何解决资金压力,更好地消化宏发能源的资产,是虎牌面临的一大难题。”2011年4月,当宏发能源的工商执照变更完成后,虞成华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这样说。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难题”之难,竟会如此深重。

  最初的起因,是虎牌控股的一笔并购贷款未能及时到位。虎牌控股收购宏发能源时,浙商银行就强力介入,承诺给予虎牌控股3.82亿元的并购贷款。

  “我们当初收购时,是有很多家银行可以选择的。但最终浙商银行说服了我们,他们的理由,一是浙商银行是‘浙商自己的银行’,二是浙商银行总部就在杭州,贷款的发放、审批,与企业的沟通都比别的银行有优势。”虎牌控股办公室主任顾吉明告诉记者说。

  然而,这笔贷款最终只放出了2.5亿元。据顾吉明说,原因在于,收购宏发能源之后才发现,宏发能源旗下的西门子(杭州)高压开关有限公司与杭州德特高压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的资产并不能抵押。

  尽管浙商银行与虎牌控股就收购宏发能源的贷款事项已经签订了合同,但在发现这一事实后,浙商银行遂要求虎牌提供更多的保障性条款,3.82亿元的并购贷款,也只是放在相关账户上冻结着,并未发放给虎牌控股。

  “我们预算的财务成本只有3个月,但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即使我们陷入了困境。”虞成华说,在相持数月之后,浙商银行最终发放了2.5亿元的并购贷款,其余的1.3亿多贷款始终没有发放。

  为了补足这1.3亿元的并购贷款,虞成华最后踏上了民间借贷的险途。近2亿元的民间借贷,大大拉高了收购成本。而另一方面,“尽管浙商银行的并购贷款迟迟没有发放,但其利息,却是从进入账户那一天起就开始算了。”虞成华对《浙商》记者说。

  在虞成华的计划中,对宏发能源的收购,从竞购到交割完毕的时间是3个月,虎牌控股所有的过桥资金的安排,也都是以这个时间作为预算的。而并购贷款的这一变故,彻底打乱了原来的计划,原本计划3个月完成的收购,最终用了9个月时间。

  收购成本的大幅增加,只是虎牌控股背上的第一个沉重的包袱。雪上加霜的是,进入2011年下半年,在欧债危机和国内经济形势的双重影响下,开始了又一轮严厉的宏观经济的调控政策,其主要特点就是银根的收紧。

  相关资料显示,收购宏发前,虎牌集团银行总贷款为4.96亿元,总负债9.74亿元;到2011年底,虎牌集团的银行总贷款为13.73亿元(包括宏发能源原有的4.86亿元银行贷款),总负债为16.37亿元。

  在负债金额如此高的情况下,虎牌控股迎来的,却是银根收紧背景下的银行收贷。虞成华向《浙商》记者透露:“刚刚放出2.5亿元并购贷款、并承诺贷款期限为5年的浙商银行,提前收贷1个亿,其他银行也纷纷跟进。”

  而收购进来的宏发能源的银行欠贷,其中有3.5亿元也陆续到了还款期。“宏发能源原来在省电力公司旗下时,银行是送贷款上门的,因为省电力公司是国有企业。被我们收购后,银行马上就收贷,因为我们是民营企业。”虞成华说。

  万般无奈之下,虎牌控股只好从旗下制造企业中调资,用于归还并购宏发旗下公司的银行贷款和利息。这样一来,这些制造企业又出现流动资金短缺的问题,几家制造企业甚至出现半停产状态。

  为了渡过难关,虎牌控股还从企业内部员工中进行集资。“我们算过,只要挺过春节,就能喘过气来。”2011年底,虞成华这样给他下属企业的负责人打气,并恳请他们咬紧牙关,苦苦支撑。

  2012年3月,春回大地。从还款重压之下缓过气来的虎牌控股,正准备迎接崭新的春天。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刚刚从银行收贷的刀山中走了出来的虎牌控股,又落入了互保危机的火海。

  火源在浙江天煜建设有限公司。2011年12月20日,由于其下属的江苏分公司经理因非法民间集资,引发诉讼,天煜建设的全部账户和房产陆续被法院冻结查封。2012年1月,受天煜建设的影响,浙江嘉逸集团有限公司被多家银行收贷1.15亿元,并出现1.2亿元的贷款逾期;2012年2月,为嘉逸集团提供了7000多万元贷款担保的荣事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杭州荣业家具有限公司开始面临银行收贷的巨大压力,其中荣业家具被北京银行平海支行收贷3000万元(其中1300万元是成功转贷一周后被北京银行单方面收回),此后,温州银行杭州分行又对其收贷1500万元,交通银行收贷750万元。

  到3月下旬,这把火终于烧到了虎牌控股。虎牌控股是浙江荣事集团的主要互保企业,共有2亿元的贷款担保。荣事集团被抽贷之后,相关银行随即表示,由于虎牌控股和浙江荣事集团是主要互保单位,给予虎牌控股的贷款到期后将不再续贷。

  2012年3月,虎牌控股共有13笔共计2.6亿到期贷款,其中涉及互保圈企业近百家。3月26日,虎牌控股将华夏银行和平支行的4000万元到期贷款还贷后,华夏银行就再也没有继续放款。3月27日,虎牌控股在中国银行庆春支行的6000万元贷款也已经到期,由于华夏银行没有继续放款,经过与中国银行沟通后,同意暂还2000万元。

  “到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是杯弓蛇影了。在跟银行的接触中,如果听到他们的话头里面有收贷的意思,我们就不敢还了——唯恐还贷之后,银行再也不给续贷。”虞成华说。

  然而,这毕竟是权宜之计。面对银行的抽贷和随之而来的诉讼,为了“虎牌”这个60多年的品牌,为了企业数千名员工的生存,虞成华和虎牌走上了艰难的自救之路。

0